教育

抗疫一年 足球教練 「球」救無門

(何冠灝攝) 記者:簡陶 何冠灝  楊子茵 新冠肺炎疫情已持續超過一年,情況一直反覆不定。各行各業都受到嚴重打擊,即使任職足球多年足球的教練亦無一倖免,疫情一波接一波地爆發。使他們的生計受到影響。康文署一度全面「封場」、政府禁止公眾聚集,足球教練復工無望,、面對「手停口停」全職足球教練又如何掙扎求存? 在球場關閉下,只能作有限度的訓練(受訪者提供)   全職如散工 收入聽天由命 足球業界前景不明朗,現時已有不少教練為了生計而轉行,但幸好仍有一班教練各安本業,熱衷足球教學。現年27歲的Brenden是一位全職足球教練,他在兩年前機緣巧合下接觸到該行業,隨後便決心成為全職足球教練。除了在中小學任教,他亦有開設興趣班。他笑言在香港當足球教練如同「乞食」,加上疫情影響令他的生計大受打擊。Brenden指出:「足球教練一職沒有保障,收入及工作地點不穩定之餘,家長的投訴更是壓力來源,簡直是吃力不討好。」事實上,教練的收入大多以堂數計算,有訓練才有收入,他們沒有任何假期,一旦遇上惡劣天氣及考試季節,收入亦會隨之減少。工作穩定與否只能聽天由命,肺炎肆虐對一眾教練而言簡直是雪上加霜。  收入暴跌七成 防疫基金難維持生計 自2020年起,限聚令及球場一度關閉打斷了無數教練的球場生涯。面對零收入的困境,不少全職教練要依靠副業維生。雖然政府早已為本地體育教練派發數輪七千五百元的補助金,但大多數的受助者均表示幫助不大。Brenden認為:「雖然補助金可解決燃眉之急,但長遠之策還是自己工作賺錢比較實際,而非依賴政府無條件派錢。」有鑒於疫情影響導致教練無法開班授課,只能遵從防疫措施進行一對一的訓練。Brenden指出:「收入相比起以前大跌了七成,只能依靠積蓄生活。」即使面對如此困境,Brenden仍然始終如一,對足球的熱誠並沒有因此而減退。 視像教學成唯一出路 由於球場關閉,不少教練開始利用視像軟件代替面授課程。希望學生在疫情下仍能保持對足球的熱誠,同時確保有穏定的收入來源。然而網上教學有利有弊,大部份學生自主性較低,出席率比面授教學少接近一半。Brenden直言:「視像教學等同紙上談兵,足球作為團體運動,單靠教授足球理論和基本伸展運動,及不上一次在球場實戰。」另外,視像授課有別於傳統教學,對不善於使用視像軟件的Brenden而言是一種大挑戰。因此,每次上課前,他都需要反複檢查作好準備,確保網絡順暢和鏡頭擺放得宜,以免影響課堂進度。 足球運動為一門專業,卻不獲政府重視,在疫情下未能得到全面支援,政府的資助亦未有妥善惠及全職教練。對Brenden而言,比起爆發第五波疫情和再次面臨球場關閉令收入減少。他更擔憂政府能否早日正視本地足球運動,更切身處地關注教練苦況,並希望政府不要再向球場「開刀」。 線上訓練困難重重(相片由受訪者提供) 盼政府正視教練苦況 香港政府常言支持足運發展,然而球場在疫情下卻首當其衝成為「受害者」。事實上,自疫情爆發以來從未出現過足球群組,但直至2021年2月政府才重開球場,並沒有聆聽業界的聲音和訴求。現擔任一家足球學院總教練的鄧sir表示,會要求受聘教練全程戴口罩,訓練時會保持距離,現在只希望政府不要再次封場,讓他們的工作重回正軌。

退而不休繼續走 賦予退役巴士第二生命

(圖由吳家軒 郭少庭 黃澤亨設計) 記者:吳家軒 郭少庭 黃澤亨 「本班車已經到達總站⋯⋯」相信日常生活中也不難聽到這句話,全因巴士為本港公共交通工具重要一員。然而,大家有沒有想過它們退役後的去向?有巴士公司於2016年開始,向非牟利機構及辦學團體捐贈退役巴士,當中更有學校為它們披上全新主題,作不同教育之用;也有人修復古董巴士,讓它重新遊走各區接觸市民,為巴士們賦予第二生命。 在九龍灣的佛教慈敬學校操場中,停泊着一部十分搶眼的雙層巴士。車身以綠色為主,一隻貓頭鷹橫跨上下兩層,身旁加上蘋果及燈泡,設計靈感源於「智慧」及「閱讀」。原來學校邀請了一名日本藝術家設計退役巴士,並與師生一同上色,這裏就成為課室和圖書館以外,學校的第三個閱讀空間。 校園全新空間 提升閱讀氛圍 校方在2017年向巴士公司提交申請計劃書,當時已經構思,將巴士改造成以英文閱讀為題的空間。其後巴士在2018年5月送抵學校,經過半年時間翻新,於12月開放給同學使用。翻身後的巴士下層改為英文圖書館,課餘時間由外籍老師向一至三年級學生講故事,或讓他們在這裏閱讀;而上層的多媒體活動空間,則讓四至六年級同學觀賞電影。校方更在車外加建舞台,讓同學表演唱歌及朗誦,令他們一展所長。 籌備過程艱辛 成果令老師欣慰 由籌備到正式啟用,雖然只是短短一年,負責項目的老師都指過程中遇上不少挑戰,例如擺放位置,需要經過多番考慮如何善用操場空間;另外,由於將巴士改造成活動空間,法例上亦有工作需要跟進,例如消防條例及地契等,所以過程並不簡單。至於翻新也需要龐大支出,時任校長發起募捐行動,最終籌得50萬元,減輕校方開支。此外,老師們亦「絞盡腦汁」,設計校內專用「付款通」及電影票,令同學進入閱讀空間時,能夠更接近日常乘車體驗。英文科李老師指,退役巴士披上新裝後,同學都希望爭取更多「上車機會」,在課堂表現就更為踴躍。她續說,曾有一名寡言的同學登上巴士變得熱情,甚至願意跟老師分享:「當中每一個時刻都很特別,但完全沒想過同學潛能會在這裏爆發。」 退役翻新創科號 另一間獲捐贈的樂善堂梁銶琚學校(分校),巴士翻新工程接近尾聲,預計六月能夠啟用。這部車身截然不同,全車漆上白色,並加上多條流線設計,科幻感十足,剛好配合「科技教育」主題。學校在2018年底接收退役巴士,並向教育局申請當時新推出的學校專項撥款,最終獲批118萬用作翻新以及購買教材等,至於法例等工作就直接由教育局處理,令校方能專心設計巴士用途。車廂共分為五個部份包括「夢想飛行」、「科學及科技」、「數學及工程」、「智能生活」及「虛擬實境」,將來會擺放同學作品及教具。車廂主題設計具彈性,方便日後更改主題,如藝術教育。 古董巴士「珍寶」獲准再出牌 復修重出江湖 非牟利機構及辦學團隊現時申請保育巴士通常獲得資助,私人收藏的古董巴士則面對較多挑戰。車齡即將踏入半世紀的珍寶巴士,於2017年由巴士迷Siky以六位數價錢購入,由於珍寶退役前被巴士公司更改牌照為特別用途車輛,因此成為本港僅餘退役後仍能再次出牌的巴士。Siky亦是看中這點才收購珍寶,並進行修復。他指出,從巴士公司接收珍寶時,車上所有零件包括儀錶板、引擎組件幾乎全部遺失。他在復修過程中,從英國或本地搜購零件,表示幸好本地仍有有心人保留當年原廠零件,才令珍寶繼續「行得走得」。 保育路漫長…

領養動物不是一句口號

近年,養寵物在青少年中越來越流行,不少人心甘情願化身為「奴才」,伺候性格各異的寵物「主子」。但在年初,荃灣深井豪景花園發生懷疑虐畜案,有30隻寵物被人從高空拋下,導致15隻寵物當場死亡,3隻重傷後不治身亡。這起案件敲響了棄養動物的警鐘,也引來網民的熱烈討論。香港愛護動物協會(「愛協」)呼籲人們不要棄養寵物,而且建議最好以領養動物代替購買寵物,傳揚正確的飼養意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