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

西環碼頭突封閉 港版天空之鏡 再會何期

(網上圖片) 記者:蔡穎深、許佩琳、吳倩宜、吳詩琪   西環碼頭位處海邊,沿海一望無際,被譽為「香港天空之鏡」, 2013年更獲選為香港公共空間大獎中的「自由市民開創的空間-大獎」。最近,海事處宣布由2021年3月1日起以防疫及公眾安全為由封閉西環碼頭,今後要出示有效安全卡或工作證才能進入碼頭。 疫情嚴峻還是不自律遊人累事? 其實西環碼頭並非休憩空間而是一個公眾貨物卸貨區, 但由於風景優美,吸引不少市民到西環碼頭欣賞日落、遛狗和跑步,更吸引了多套電影到此取景,成為街坊的「秘密後花園」。 然而,隨着社交媒體以及傳媒大力吹捧,西環碼頭由隱世秘景變成打卡熱點,在疫情期間,西環碼頭常有大批遊客,日落的高峰期可達一百至二百人聚集,並且不佩戴口罩進行拍攝和跑步。西環碼頭日夜不間斷運作,是港島區重要的貨物轉口港,若碼頭有員工確診,碼頭須停運三日,這將會嚴重影響碼頭運作。  在西環碼頭工作逾二十年的街坊陳先生亦向記者透露,貨車經常出入碼頭裝卸貨物,遊人容易阻礙碼頭工人的工作進度,而且遊人在貨物裝卸區內任意穿梭來去,更可能造成意外。「有時我們要使用吊機吊起貨物,會叫他們不要走過來,太危險,以免發生意外,但他們採取的方式是不聽從不理會,繼續拍照」。這無疑是加大了西環碼頭的負擔,所以碼頭在二月底靜悄悄地迎來最後一個向公眾開放的日子。市民對於海事處「封區」的決定反應兩極,有市民認為此舉會令他們失去一個休閒地方,也有市民認為遊人嚴重影響西環碼頭運作。 居住在西環多年的街坊林小姐表示碼頭讓人破壞,目睹過有人在碼頭放火、野餐、爬貨櫃影響到碼頭卸貨運作,甚至在碼頭虐待動物。她認為,是市民不自律的行為導致政府借疫情原因「一刀切」,在無諮詢下「封區」。 政府沒通知  碼頭突封閉  西環區區議員彭家浩表示,對於封閉碼頭一事並不知情,批評海事處單方面封閉碼頭,事前並沒有作公眾諮詢,以及忽略區議員與政府部門之間的溝通機制。此外,彭議員曾接獲市民投訴指西環碼頭被人惡意破壞,例如胡亂塗鴉及攀爬貨櫃、深夜縱火等,加上疫情期間,碼頭聚集多人打卡,擾亂碼頭正常運作,故能理解封閉碼頭的原因,他建議應教育公眾如何愛護環境,防止不自律的行為岀現。彭議員亦指,封閉碼頭讓市民失去一個休憩空間,但新開放位於碼頭兩旁的卑路乍灣海濱長廊及中西區海濱長廊位置,相信能夠解決休憩空間不足的問題。 卑路乍灣海濱長廊正式啟用 卑路乍灣海濱長廊於2020年10月19日正式啟用,跟西環碼頭鄰近海濱休憩用地,佔地約5900平方米,除了二十四小時全日開放外,更可以欣賞維港海景和夕陽,長廊提供多項可讓市民享受海濱的設施,包括遮蔭座椅、綠化園境和洗手間等。這裡亦不定期設有小型活動裝置,供小朋友跑跑跳跳,位於中央的多用途空間設有活動平台和座椅,由運貨時用的卡板搭建,部分卡板有草皮,市民可以自由拼湊成座椅或遊樂空間,有寵物的市民亦可帶同牠們進入該用地及當中的寵物角。另外,非政府機構「堅.農圃」亦會在旁邊營運約2,000平方米的開放式社區園圃,是全港首個結合水耕、魚菜共生和有機耕種的都市休閒農場,並在未來推行農耕體驗活動和課程,餘下設施則預料在今年逐步開放。其中戶外教室、多用途空間和種植架等部分設施已在2020年10月19日開放。

「私竇」悄悄崛起 社區健康風險惹關注

  記者:蔡穎深 吳倩宜 「私竇」顧名思義是提供私人場所給顧客作不同用途,例如:飲酒、休憩或娛樂。近年,越來越多人利用私竇去經營不同業務,而且需求在疫情下大增。當中,「私竇」酒吧最為人知曉,大多數位於在各區的工業大廈,他們沒有牌照,沒有寬敞的店舖,限聚令下「默默地」每天照常營業。酒吧業往往與市民夜生活有關,但在疫情下,一度傍晚六點過後不能營業,甚至整個業界都被政府叫停,這行業已經成為其中一個最受影響的範疇,「私竇」順理成章成為疫情下酒吧業的代替品。隨着疫情發展下,「私竇」已經成為不少人聚腳的地點,同時亦受到很多關注,例如監管和衛生問題,甚至新冠肺炎傳播病毒風險等。由於這些「私竇」,通常都是無牌經營,難免會違反一些飲食場所的規例,尤其在疫情下,一大群人聚集於一個空氣不流通的地方,隱藏病患者無形中有機會傳染病毒。 顧客甘願承受風險 也要去到「私竇」消遣 這間位於荃灣的隱世酒吧和水煙私竇,乍眼一看之下人來人往,甚至充滿了經常光顧的顧客。在香港的疫情下,政府宣布所有酒吧行業的店舖都暫時關閉,仍然有不少顧客光顧私竇。受訪者李小姐是一位大學生,她表示:「在疫情前是一星期來酒吧消遣兩次,但疫情後幾乎要暫停。人是需要放鬆,更何況是在這個疫情下。(我到訪過的)私竇都是朋友介紹下而得知。」李小姐也表示,由於她身邊有很多朋友推介私竇,而且價錢較相宜,所以在疫情的時候,她也想到訪不同的「私竇」,希望感受不同的氣氛和消磨時間。另外,她也向我們展示不同「私竇」的照片。她說:「這些都是由我朋友開設或由朋友推介的私竇地點,其實很多人都是透過不同人介紹而認識這些地方,因此會比其他陌生的私竇地點較為可靠一些,所以我也經常替他們介紹一下生意。」由此可見,這班顧客不怕這傳染率高的病毒,反而來到酒吧,冒着觸犯限聚令的風險去放鬆自己。而且私竇內有不少年輕人,雖然地方比較狹窄和擠擁,但大家很容易便會很投契,對他們來說,也是認識新朋友的一個地方。 工廠大廈成藏身地 在疫情下,正常經營的店鋪面臨虧蝕和倒閉,限聚令導致生意額流失,私竇成為另類聚會場所。私竇漠視了限聚令照常營業,冒著犯法的風險開業。受訪者陳先生是一間私竇老闆,經營場所位於荃灣區的工業大廈。陳先生表示:「我們在疫情下生意額不跌反升,大多數是朋友介紹朋友,他們沒有地方去,便會來放鬆。」由於私竇大多數位於工廠區,成本壓力較低。但是在疫情下私竇店主仍然冒着巨大的風險營業,店主不會知道有沒有隱形病患者來到光顧,萬一有客人受到感染,私竇不單止是無牌營業,更加會觸犯限聚令。不過,作為私竇長期顧客的王先生表示:「私竇跟酒吧一樣都有水煙和酒,價錢比地舖更加便宜,所以依然吸引到不少年輕人光顧。」 社交平台宣傳令「私竇」更受歡迎 在疫情之前,私竇並未像現在那麼非常受年輕人歡迎。反而,一般的地鋪酒吧會較多人光顧。這些私竇大多數的消費者為年輕人,年輕人亦較容易接受新事物,所以會尋找更多吃喝玩樂的地點。在網絡中很容易就能搜尋到各方面的資訊,因此網絡成為了他們尋找好去處的重要媒體。現時年輕人往往會利用社交媒體分享他們的生活,然後發佈到自己的社交網站中。李小姐也向我們表示:「社交平台上經常都會有朋友分享他們在私竇時的照片,有見過朋友去的私竇是摩洛哥風格,地方很美,就算不是去喝酒都會想去見識一下。」疫情下,大多數市民沒有好去處,私竇因而悄悄崛起,不過當中的社區健康風險卻不容忽視,帶來的安全問題,也值得各方關注。

認清交友Apps危機 慎防愛情陷阱

記者: 許佩琳 吳詩琪 交友Apps日漸普及化 香港人「熱愛工作」,長期不定時的工作模式令都市人失去私人時間,生活圈子亦逐漸收窄。「身不由己」的香港人本來就難以認識伴侶,現時更加因為疫情關係,連娛樂活動(如Party 聚會)都暫時不能進行,單身人士就更難認識伴侶。因此,交友Apps成為他們認識異性的「最佳方法」,令不少渴望戀愛,但未曾有戀愛經驗的A0人士,選擇以交友Apps去擴大社交圈子和打發時間,同時希望把握機會結識另一半。 記者發現,目前大部分的交友Apps程式都根據用家年齡、興趣、身高、學歷和搜尋喜好作出配對。用家感到「合眼緣」就可以給”like”,沒興趣就直接”Pass”。當雙方都”like”時,即配對成功,之後便可以開始聊天。如果用家想讓更多人看見自己,亦可以選擇「課金」功能,即付錢去購買更高級數的會員制或其他功能。「課金」後,可以進行更多配對,例如可以看到對方的上線時間,或讓自己的照片出現頻率增加,這樣用家可以主動岀擊為自己增加機會,整個過程操作簡單,因此不只真心想結識朋友的人會去使用,同時也令騙徒有機可乘。 第一次約會選址奇怪 根據記者了解,城中有一些年輕人嘗過交友Apps被騙的經歷,他們表示,對方邀約的地點相當奇怪。網上論壇有網友匿名留言指: 「他們約會時會被帶往昂貴的餐廳或者美容院,原來對方可以在點餐或療程後抽取佣金,因而約會變成騙徒賺錢的方法。」有受訪者表示,在交友Apps中認識的朋友只有一種聯絡方式,也沒有共同朋友。對方給予的照片、資料和社交媒體都可能是捏造的,令真心想認識朋友的用戶極度缺乏保障。 Hillary(化名)曾經在Tinder(交友Apps)上, 結識一位自稱身高一米八且擁有八舊腹肌的23歲男子。初時男子透過應用程式與Hillary聊天表現得風趣幽默,富有學識,所以Hillary很快便答應對方一同看電影。Hillary 當天到達戲院時,還以為對方未到達,因為現場並沒有年青男子,後來才透過電話「相認」。她表示,該明男子目測已年過30歲,身高只有一米七而且擁有大肚腩。心知不妙的Hillary硬着頭皮與對方看電影,但男人在看電影過程中一直「鹹豬手」和親吻她,令Hillary在電影播放到一半時經已先行離場。回家後,她發現自己手袋多了兩個「避孕套」,進一步知道對方有其他不軌意圖,因此她很慶幸自己當時有所戒備而先行離場,從此對交友Apps抱有很大戒心。 由此可見,交友Apps認識朋友容易「中伏」。交友Apps用戶多,騙案亦隨之而多,不幸中之大幸是只遇到「照騙」,嚴重的不單會被騙取金錢,更可能被騙徒騙取感情和色相。到底網友要怎樣提防交友Apps陷阱?使用時又有甚麼要注意的地方? 如何避免墮入交友Apps陷阱 為避免交友Apps衍生出的各種網絡陷阱,有使用五年交友Apps經驗的Suki為大家整理出六個使用建議和注意事項,供大家參考。 與對方交心前,應留意以下事項: 第一,確認對方身份:若發現對方的照片和背景資料都符合「高富帥」的特點,很可能對方只是個虛構對象。現實中並沒有「白馬王子」,條件好得「離地」就應有所懷疑,不能單憑照片和背景資料就輕易相信對方。可以先透過留意對方的社交媒體,瞭解到他們的日常興趣和愛好,並仔細分析他的性格是否適合自己。 第二,小心分辨用戶真假:儘管與對方交換了社交媒體帳戶,然而社交媒體帳戶也可以是虛構的。例如朋友數目少、朋友名單中很多是亂碼名字或外國帳户、在多數相片中也沒被標籤、長期沒有Like和留言、活動量不尋常地低等等,這很有可能是假帳户。 第三,見面要注意安全:如果對方提岀見面,應告訴父母或朋友對方姓名、見面地點、時間,並在公眾地方會面,例如知名的餐廳或咖啡廳,隨時與朋友保持聯繫。如察覺對方有不良企圖時,準備充分的離場理由及計劃,立即找藉口離開。…

香港速遞員的理想與現實

隨著網上購物興起,負責送貨的速遞行業前景被看好。根據政府統計處資料,2018年運輸、倉庫及速遞服務行業的就業人數已達228,180人,而郵政及速遞服務佔18,200人。正當不同行業面臨逆境的時候,外送行業竟能「殺出血路」,速遞員瞬間成為職場中的「搶手貨」。獨立專家機構凱投宏觀(Capital Economics)一項最新報告顯示,在4月至6月的疫情高峰期,外送服務在次季帶來4.8萬個職位。以外送平台「戶戶送」為例,提供逾3,500個職位,較去年增加67%。熱鬧背後,速遞員真是一份「荀工」嗎?速遞員背後的工作又有怎樣的故事?

港青創業闖出一片天

香港受反修例運動和新冠疫情影響,各行各業備受打擊。但所謂「有危自有機」,不少九十後年輕人反而想藉此機會創一番事業。可是,香港創業家交流平台「青年創業軍」通過調查發現,超過六成香港創業者在創業兩年後會開始面對經營困難,三成創業者則在兩年內面臨公司業績衰退。在香港創業似乎有一道又一道的難關,可能面對公司的業績衰退、經營困難、競爭對手等種種問題。這次,《傳新報》向三位成功創業的年輕人取經,希望了解他們在危機中如何自處,如何突破經營困難,如何在眾多競爭對手中突圍而出。其中,諾貝爾華人領袖獎得主何朗維寄語年輕創業者:「堅持永不放棄,是邁向成功的不二法門。」

領養動物不是一句口號

近年,養寵物在青少年中越來越流行,不少人心甘情願化身為「奴才」,伺候性格各異的寵物「主子」。但在年初,荃灣深井豪景花園發生懷疑虐畜案,有30隻寵物被人從高空拋下,導致15隻寵物當場死亡,3隻重傷後不治身亡。這起案件敲響了棄養動物的警鐘,也引來網民的熱烈討論。香港愛護動物協會(「愛協」)呼籲人們不要棄養寵物,而且建議最好以領養動物代替購買寵物,傳揚正確的飼養意識。

新式素食有「營」有「型」

11月1日是世界純素日(World Vegan Day),這個日子是由英國素食協會主席路易斯▪沃利斯(Louse Wallis)在1994年倡議成立的。素食風氣近年在香港也愈來愈流行,不少人開始改變傳統的飲食習慣轉為素食者,面向年輕人的新式素食餐廳也越來越多,從口味清淡的普通蔬菜到仿真「素肉」,集合全球素食,推廣健康文化。

遊戲「課金」成癮難自拔 專家:應適可而止

據報道,一名14歲少年在學校玩手遊時被老師沒收電話後墮樓身亡,事件引起社會關注。年輕人沉迷手遊已成為當今社會的普遍現象,尤其是在疫情下,市民被迫留家抗疫,遊戲廠商借此推出多款罐頭式新手遊吸引玩家消費。雖然手遊可以消磨閒暇時間,但也可能令年輕人墜入燒錢深淵。為了在手遊中「升級」、買角色,不少年輕人以「課金」追逐心頭好,以致負債纍纍,甚至釀成悲劇。